當前位置: 首頁  >   調查思考

關于城步“古老女紅”——苗繡的發展調研

作者:城步婦聯      發布時間:2019-10-17 20:15:29

城步苗族自治縣有“千年苗疆”之稱,苗族歷史悠久,苗族文化沉淀深厚。苗繡是苗族姑娘的傳統手工藝品,是苗族民間婦女中流傳上千年的“女紅文化”,是苗族文化傳承重要載體。

苗繡的歷史

苗族刺繡是我國優秀的民族傳統工藝之一,每一件古老的苗繡作品中都暗含有一個歷史故事或傳說,它是歷史文化的載體,深含有苗族傳統文化精髓;它既是民族情感的真摯表達,又是苗民生產生活或愛情的生動展示。據說這種“女紅文化”最初是從紋身和織花帶演變而成的。傳說在遠古時期,湘桂邊界的城步苗族先民因戰亂分批遷徙到“五溪”地區定居時,常遭到深山老林的毒蛇傷害。開始時,男人們為了生存而避免遭蛇咬,用木刺或竹刺在身上刺破皮膚,涂以朱砂或其它染料,形成蛇狀保護色以護身。但這種原始的保護色并沒有起到明顯的保護作用,人們照樣常遭毒蛇追咬,且紋身繪圖的過程十分痛苦。而女人卻不方便在身上紋身繪圖。有一位聰明的苗姑從毒蛇不傷同類的事實中得到啟發,她在閑暇時用五顏六色的彩線織成一條長短大小與蛇相似的五彩花帶,平時纏在腰間作裝飾,進山勞作時若碰到有蛇攔道就將花帶解下,握在手中作蛇行狀不停地搖晃,蛇見了晃動的花帶以為是同類,就不去傷害她。苗姑將這一發現速傳于眾人,于是大家爭相效仿,遭蛇傷的人數果然迅速減少。于是,苗姑們為了自身和家人的安全普遍學會織花帶。花帶以提花技法進行編織,其圖案有花條紋、梨花紋、蕨苔紋、馬頭紋、陀螺紋、浮萍紋和幾何紋等十余種。后來在織花帶的基礎上逐漸提高技巧后慢慢地演變成苗族刺繡。這與漢代古籍中記載南蠻“斷發紋身,以示與龍蛇同類,免其傷害”的形情基本相似。

苗繡的特點

由于地域不同,文化有差異,苗族刺繡作品的風格也不一樣。城步苗族民間的苗繡藝術開始流行時主要用于服飾,后來逐步擴展到枕套、椅墊、鞋墊、鞋面、腰帶、童帽、背帶與窗簾等各種日用品中。優秀的苗繡作品多以山水、花卉、鳥獸、魚蟲及果品等為素材,并寓以吉祥之意,巧妙地運用夸張變形的手法,充分表現了苗族婦女們向往自由繁榮、子孫繁衍的理想世界及自己的聰明才智。苗繡作品往往根據具體的繡飾對象,對源于生活的藝術內容進行大膽的夸張,錯落有致樸實華美,刺繡者常對作品中的有關細節進行藝術修飾,“圖必有意,意必吉祥”,以適合苗族人民的審美心理和寓意需求。她們繡出的每件作品不僅寓意深長,而且精妙絕倫,巧奪天工。例如:用蓮花與魚繡成“蓮(連)年有魚(余)”;用喜鵲與梅花繡成“喜上梅(眉)梢”;用蝙蝠與鮮桃繡成“多蝠(福)多壽”;或鴛鴦戲水,或龍鳳呈祥,或金雞報曉,或彩蝶戀花等。苗繡作品在配色上喜歡顏色鮮艷、光彩奪目,強調色彩和諧,素雅中見多彩,華而不俗;多數作品構圖明朗,樸實大方,色彩艷麗,且素而不簡;色彩艷麗但不媚俗,形象奇特但不怪異,構圖豐滿但不零亂,其奧妙在于用大面積的藍黑色或紅色作襯,形成視覺中心,使人產生藝術形象空間分割的視覺幻象,這就是湘桂邊界的城步苗族刺繡給人們的總體印象。這里的苗婦們繡宗教神像栩栩如生,形象威武,氣勢逼人。如苗族民間的“吞口神像”多用楓木或樟木雕刻而成掛在大門上方用于避邪,但有些婦女別出心裁,大膽地用粗線與細絲搭配繡成長30厘米、寬20厘米具有立體感的“吞口神像”。據說刺繡“吞口神像”的目的是記述歷史人物,暗示苗族的遠祖蚩尤永遠存活在苗民心中并護佑著世代苗民子孫。“吞口神像”嘴露獠牙,頭上長角,眼球暴突,用紅、黑、蘭、白、金五色彩絲繡成。該神像基本成對稱幾何圖案,看起來面目猙獰,其實代表正直無私,神通廣大,法力無邊等特征,具有震撼鬼神的氣勢。“吞口神像”顯現了圖騰崇拜的風格,這類作品是苗繡中的精品,一般秘不示人,平時收藏在暗處,只有去那些煞氣重、常鬧鬼怪的地方做事或勞作時才悄悄地帶在胸前以鎮鬼避煞,它既能避兇驅邪,又暗含不忘苗族遠祖的寓意,具有濃郁的宗教色彩。苗婦們為我們留下了豐富的歷史文化信息,激起一層層文化波,載著基因密碼傳承到今。

苗繡的針法有平繡、瓣繡、縐繡、纏繡、卷繡、破線繡、壓線繡等十余種,紋飾有回字紋、魚眼紋、方格紋、席紋、浮萍紋等十余種,這是傳承上千年的苗繡技巧精華。苗婦們在從事刺繡時遵守一條不成文的規矩:繡花必先繡花芯,再繡花瓣、花葉和莖;繡鳥鵲先繡嘴,再依次繡脖子、翅膀、肚、尾腳和眼。苗繡的總體風格構圖勻稱,絲縷分明,繡動物健壯雄偉,生氣勃勃;繡花卉清秀艷麗,嚴謹和諧;繡門簾窗簾上的作品精巧淡雅,制工細膩,而瓣繡、卷繡和縐繡像浮雕一樣富有立體感,古樸深厚而粗獷飽滿。苗家姑娘一般在十歲左右就在長輩的帶動下學習刺繡,初學時用棉線與麻布等粗糙原材料,作品取材于對稱的簡單幾何圖案,待逐步熟練后才繡花鳥魚蟲等復雜圖案。苗家姑娘出嫁時,刺繡一件苗繡作為嫁妝,往往要花費十個月左右的時間。由于大苗山地勢偏僻,苗族社會處于封閉或半封閉狀態,苗族民間與外界交往極少,很難吸收外地先進文化,故苗繡藝術停滯不前。“改土歸流”后,明清統治階級采取暴力扼殺民族文化,使苗族民間這種傳統刺繡工藝難見天日,更無法得到統治階級的認可。解放后,由于長期受自給自足的小農經濟觀念的影響,苗繡作品一般是民間自繡、自用、自賞,即使是精品也不愿意投放市場,故苗繡作品在社會上知名度不高,精品極少,在刺繡技術上停步不前,從而限制了苗繡作品在藝術上的發展與提高。通過歷次政治運動破“四舊”,使古代流傳下來的苗繡作品極少,沒有人敢學習刺繡,也不愿意學習刺繡。如今,年青的苗家婦女紛紛出遠門務工掙錢,在家務農的年青人越來越少,她們也不愿意學習這門古老的技術,使苗繡藝術后繼無人,因此,傳承和保護這項傳統民族藝術顯得極為重要。

苗繡的發展

改革開放后,隨著人們審美觀念的不斷變化,又受到外來新潮服飾的猛烈沖擊,苗繡藝術曾經一度退出歷史舞臺,掌握苗繡刺繡藝術的老年人也存世不多,有些苗繡精品只珍藏在民俗學者手中。為了搶救挖掘和傳承苗繡文化,提高苗繡的知名度,進入新世紀后,城步苗族自治縣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根據上級有關文件精神,安排專人赴五團鎮臘里村與長安營鄉一帶深入苗族民間調查,并整理資料準備將苗繡藝術申報為湖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通過多年的宣傳與發動,苗族民間一些有遠見有文化的青年婦女看到了苗繡的前景與希望,下苦功向老一輩的苗婦學習刺繡,挖掘刺繡藝術,終于涌現出一批苗繡藝術愛好者,并刺繡出一批優秀作品走向市場。2011年6月,城步第一件苗繡作品《豐收年年》參加第四屆中國(莆田)工藝品博覽會展出獲“百花獎”銅獎。2012年6月,城步五團鎮臘里村苗族婦女伍前金刺繡的苗繡作品《五神鳥》在第四屆湖南省工藝美術精品大賽中獲銅獎,她將這件獲獎作品出售后獲人民幣8000元,使人們看到了苗族刺繡的燦爛前景。2015年,伍前金刺繡的苗繡長卷《城步苗族生活風俗圖》在參加中國湘繡文化藝術節暨湖南工藝美術精品博覽會工藝美術大賽中獲金獎。該苗繡作品被湘繡工藝專家譽為苗族版的《清明上河圖》,給予了極高的評價。

為傳承發展苗繡,響應中央“少數民族地區依靠傳統手工藝精準扶貧”的號召,帶動婦女居家靈活就業,城步婦聯實施了“媽媽回家 守護成長”計劃--城步苗繡帶領貧困婦女巧手脫貧創業創新公益行動,將千年苗繡和貧困婦女巧手脫貧深度融合。突出非遺技藝的傳承、保護和發展;突出融入旅游發展,實現貧困婦女居家靈活就業;突出“基層婦聯組織+女傳承人+建檔立卡貧困婦女”;突出免費培訓、政府采購與互聯網+的運用。大力扶持苗繡產業,讓在外務工的婦女回鄉通過培訓加入苗繡專業合作社,讓精美絕倫的苗繡在婦女的指尖變成財富。

2016年2月,在城步婦聯的感召支持下,在外務工的苗繡傳承人伍前金回鄉成立了城步苗繡文化藝術館,從事苗繡收集、設計、制作、銷售等相關的業務。之后又成立了城步苗繡文化開發有限公司和苗繡專業合作社,走苗繡傳承產業化之路。為傳承宣傳城步苗繡,城步婦聯先后推薦伍前金參加了中國湖南第八屆旅游產業博覽會,第二節長江非遺大展,湘贛鄂皖非遺聯展活動——“非遺+扶貧”主題論壇,湖南省非遺傳統手工藝博覽會等多項活動,伍前金也在活動中開拓了視野,提振了信心。伍前金先后當選為縣政協委員、邵陽市民間文藝家協會理事,邵陽市婦女手工技藝專業委員會常務副主任。獲得“湖南省巾幗建功標兵”“湖南省技術能手”“湖南省優秀傳統手工技藝傳習者”“邵陽市巾幗脫貧先進工作者”等稱號。

要想把苗繡做成產業,在城步還是前無古人之事,2016年3月,在邵陽市婦聯支持帶領下,城步婦聯組織苗繡骨干赴湘西學習精準扶貧經驗,在花恒縣十八洞村認真學習了苗繡合作社的發展經營模式,2016年4月,城步婦聯在城步縣長安營鎮舉辦了首屆“巧手脫貧”苗繡培訓班,并特邀湘西十八洞苗繡合作社負責人石順蓮等3位老師以及城步苗繡傳承人伍前金授課,開展了為期一周的培訓。2016年5月底,市、縣婦聯組織了女企業家協會對首期學員的苗繡作品進行了拍賣,所有學員的作品都被搶售一空。城步苗繡的傳承發展走出了第一步。

同時,基層婦聯改革為我縣巧手脫貧培訓工作帶來強勁東風,婦聯基層力量增強,村級婦女工作不再單打獨斗,村級婦聯執委主動帶頭參加培訓,人人承擔組織宣傳任務。從2016年至今,城步婦聯已舉辦苗繡培訓班18期,培訓人數1826人,其中村級婦聯執委443人。400多名在外地打工的婦女紛紛回家學習苗繡,打工妹蛻變成為巧手繡娘。城步苗繡重新回到婦女指尖并煥發出了勃勃生機。

2016年5月我縣第一家苗繡合作社——城步長安營苗繡合作社在長安營大寨村成立,合作社成立后,在苗繡傳承人伍前金指導下,帶動婦女增收,成為引領當地農村經濟發展的一支生力軍。為了讓城步苗繡走出深閨走向市場,2017年,城步苗繡非遺項目入駐武漢非遺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和全國600個非遺項目抱團發展;湖南師范大學將城步苗繡列為課題研究項目;城步苗繡文化開發有限公司與邵陽職校簽訂了長期合作協議;同時我縣將苗繡非遺手工品列入了我縣全域旅游產品進行扶持開發,已立項建立苗繡風俗園。目前我縣有苗繡專業合作社兩家,苗繡基地8個,有繡娘200多名,帶動了120余名建檔立卡貧困戶巧手脫貧,每位繡娘每月收入人均2300元左右。建檔立卡貧困婦女余菊梅,原來在廣東打工,2016年回鄉學習苗繡,現已是苗繡繡師,她繡的“四季發財”苗繡圖拍賣出4800元的好收入,每月收入已穩定在4000元以上。“城步苗繡帶領農村留守婦女‘巧手脫貧’創新創業公益項目”,農忙務農,農閑刺繡,既能有效傳承苗族民間流傳上千年的刺繡,使這份古老的文化遺產大放異彩,又能使苗族婦女走出一條投資少、利潤豐、見效快的致富之路,經過培訓的苗族婦女們用自己的巧手繡出一片嶄新的天地,繡出光明的前景,繡出小康生活,繡出民族振興發展夢,使古老的苗族女紅文化沖出苗山大放異彩。


瀟湘女性網版權所有,如需轉載本站文章,請聯系本站,否則后果自負!
南风采36选七走势图带坐标